两个家庭的乱交

春丽与刘江平认识前,曾与三个男人交往过,谈过朋友。

但和春丽有过性关系的却有五个男人,其中一个是她那个医院的外科大夫,现在还与她保持着时有时无的关系;另外一个是她大学时的老师,两年前就不来往了。

她的初夜,就是和这个大学时的老师。

和这些男人的性交,给了她很多快乐,也获得了很多性经验。

性对她已没有什幺神秘,她没有觉得性有什幺见不得人的,也不觉得有什幺肮脏,她认为那是人类正常的需要和活动。

她毕业后在医院妇科当大夫,接触着各种各样的女人。

有的女人得不到性满足,就用其他东西在自己的阴道里插操,甚至将电灯炮操碎在阴道里,不得不到医院就诊。

还有的女人与男人性交时,彼此在生殖器里撒尿,男人尿到女人的阴道里,女人则将男人的尿道口掰开,用一根细管子把自己的尿往里灌。

人类对于性可以走得很远很远,每种人都有其各自寻求满足和刺激的途径。

春丽和丈夫过性生活时,一边进行着操屄的动作,一边会相互讲以前各自的性经验和性幻想。

春丽说她以前的一个男朋友,鸡巴是如何的小,放到她屄里,她楞是没有感觉,只感觉到那男人在她身上一起一伏,最后把一丁点精液射在她大腿根,湿漉漉的一小片,她说他像个孩子。

当江平说起他过去五六个人在一起性交时,春丽总是万分激动。

“你没有和两个男人一起睡过吧?”江平问。

“没有,我想肯定很刺激!”春丽幻想着说。

“过几天我给你找个男人回来,一起操!”刘江平挑逗着春丽说。

“把我的屄操烂了怎幺办呀!”春丽担心地说。